• 日媒:日本争取9月实现日朝首脑会谈 盼解决“绑架问题” 2020-01-09
  • 英达20岁小儿子近照曝光:职业冰球球员 年薪百万 2020-01-09
  • 一二线城市土地出让冰火两重天 2020-01-08
  • 河北省大气环境问题曝光台 2020-01-08
  • 河北唐山:赵滩葡萄好 2020-01-08
  • 吴青峰新歌口碑持续攀升 获赞“这很吴青峰”青峰 新歌 2020-01-08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20-01-05
  • 李慎明:奋力谱写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壮丽篇章 2020-01-05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连马克思都要重构个人所有制也!你不会自以为比马克思还高明吧? 2019-12-29
  • 图解 前5月空气质量优良132天 重庆空气优良“style”是这样炼成的 2019-12-25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9-12-24
  • 宜昌朝天吼景区举行国际龙舟漂流大赛 2019-12-24
  • 泰国力争今年吸引1000万中国游客 2019-12-24
  • 河北省实施中医药强省建设人才支撑计划 2019-12-18
  • 习近平:脱贫致富从根儿上要把教育抓好 2019-12-18
  • 香港赛马会2015赛程: 疯癫

    作者:扶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第九章】
        
        “二伯将弟妹拦在此处,可是有事要说?”岑兰芷脸上带着些惊疑,看着把她拦在一处僻静假山后的卫家二公子卫礼之。
        
        “五弟去了,弟妹一个人难道就不觉得寂寞?若是寂寞了,二哥可以陪你说说话?!蔽览裰套胖芪Э瘴抟蝗?,又因为垂涎已久的美人就在身前,再顾不得那么多,急色露骨的说,一双眼睛不断地在岑兰芷脸上胸前巡视。
        
        这卫礼之生平最好女色,早在岑兰芷成亲那日,看到盖头被掀开的时候,就被她那张脸给迷得七荤八素。他一心想着要得到这个名义上的五弟妹,也不知道私底下意.淫了她多少次。
        
        若是五公子还活着,恐怕他还不会这么胆大包天的现在就对岑兰芷出手,但是五公子死了。在他看来,死了夫君的岑兰芷肯定是要在卫家攀附一个人才能好好生活的,既然如此,他就主动一些,定然能抱得美人归。
        
        就算是她不愿意,只要他霸王硬上弓得了手,到时候就容不得她再说不愿意了,还不是乖乖的当他的女人??銮?,一个女人,独守空闺自然是会觉得寂寞的,这卫家难道还有人比他更能知情知趣吗。
        
        御女无数的二公子从来都是看上了什么女人,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就往自己的院子里带的,反正卫家有权有势,就相当于是江南这一带的土皇帝,他还没尝过得不到的滋味。他以为这次也会是这样,这个长得虽然好看,但是柔柔弱弱的五弟妹绝对能手到擒来。
        
        “五弟去了,日后二哥会替五弟好好疼爱弟妹的?!蔽览裰底啪鸵焓秩プメ架?。岑兰芷面上露出恐惧害怕的神情,状似慌张的往旁边一躲,让卫礼之的动作落了一个空。
        
        “二伯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把我当做消遣?”
        
        卫仁之张开手就要去抱她,嘴里还说着:“你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要是还有点脑子就应该知道,想要好好过日子就从了我,否则日后在卫家看你如何生活?!?br>  
        岑兰芷看准时机,照着二公子下.身的某个位置,快准狠的一脚踢了过去。这一脚看似轻轻巧巧,实际上力量很大,更何况为了今天,她还特地在鞋子上动了些手脚,目的只有一个,让这位二公子今后都再也举不起来。
        
        岑兰芷跟着音迟先生什么杂学都学了一些,拳脚功夫因为她偷懒,就只学了几招女子防身用,对她来说这几招就足够了,至少对付卫二公子这样的人是足够了。她练这几招可不止几年,动作很稳,速度又快,卫仁之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还真的没躲过去,一招就被岑兰芷得手了。
        
        岑兰芷可是半点没有脚下留情,卫仁之被狠狠的踢中那个部位,顿时就惨嚎起来,捂着裆下脸色狰狞的就要倒地。岑兰芷没有停手,笑盈盈的上前一步抓住他的头发就按着他的脑袋往旁边的假山上面撞,还不忘捞起他的袖子蒙着他的嘴免得他再弄出什么动静。
        
        卫礼之既然敢在这里想要对她做些什么,定然是打点好了的,这处很僻静无人经过,之前是方便了他对她不轨,现在则是方便了她教训人。
        
        总算岑兰芷还有分寸,没有因为心中厌恶就直接把卫仁之撞死,只是把他撞得直翻白眼晕头转向的倒在地上许久缓不过来??醋乓皇治孀篷上乱皇置拍源奈廊手诘厣戏?,岑兰芷一脚踩上去,连着他的手和那个部位一起再次狠狠的踩了一脚。
        
        向后瞥了一眼,见到卫仁之痛的顾不得她,而且看上去就算这么放着也不会死,顶多痛上半天的样子,她丝毫不见异样从容的走出了假山。
        
        卫家本家很大,园子处处都是景,就如这么僻静的地方都自有一番郁郁葱葱的生机勃勃。岑兰芷心情颇好的在路旁摘了一朵淡黄色的小花,放在鼻端转了转。
        
        转过一丛高大的夹竹桃,她忽然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背对着她的男人,不由得脚下一顿停住了脚步。
        
        这里离那座假山不远,如果这个男人开始就在这里,那么估计听到了卫仁之的惨叫。但见他一人在此,周围没有下人,坐着轮椅像是主子的打扮,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他是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卫家四公子卫谨之,而且他有意替她隐瞒这件事。
        
        岑兰芷站在那里没有出声,在心里想出了无数种应对方法,她可不敢看轻任何一个人。哪怕不管是在下人的嘴里,还是在某些主子的口中,这位四公子都让人没有太深的印象,提起他几乎都是身体孱弱喜好清静,常年见不到,像是无害至极的人。
        
        她没转身,倒是卫谨之听到声音,将轮椅转动回过了身。
        
        秋色的衣衫,墨灰的斗篷,苍白的脸以及黑沉的眼,就算是不笑,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天然的温文。在他身后是两树广玉兰,枝桠上开着无数大朵大朵的洁白花朵,轮椅周围散落着不少白色的花瓣,他怀里也有一朵像是开至荼蘼落下来的广玉兰。
        
        古往今来那些书本上是如何说的?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岑兰芷极少的,在第一面的时候就将一个人的脸记得这么清楚,并且第一时间涌上一种微妙而无法言说的感觉。她不知晓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但是在对上这个男人眼睛的时候,她似乎清楚地听见了什么细微的声音,一下子放大的响起在她的耳边,最后轰鸣嘈杂的她什么都听不见了。
        
        或许也不算是耳边,总之她分不太清楚。一向聪慧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的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卫谨之任她盯着看,发现她看着他良久,忽然一脸茫然的像是遇见了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忽然对她现在在想些什么感到有些好奇起来。
        
        “五弟妹?”
        
        岑兰芷回过神,再也看不见异样的走上前行了一礼,“四伯?”
        
        “是,说来五弟妹还未见过我,我这身子实在不争气了些?!?br>  
        “四伯方才?”
        
        “方才,我却是什么都未曾听见的?!?br>  
        岑兰芷明白了,这位四伯不知为何,确实是准备替她遮掩。按理说,得到了这个让自己满意的回答,她现在就该从从容容的告辞离开了,但是因为心里奇怪的感觉,她忽然不想就这么离开。
        
        岑兰芷这辈子的疑问并不多,因为她对许多事都不在意,在意的都被她寻找到了答案??删驮诟詹?,她发现了一个新的疑问,关于,她为什么在看到这个卫四公子的时候忽然觉得莫名的顺眼。要知道,能让她一眼就觉得喜欢的人很少,不,应该说这种第一眼就非常喜欢的程度,在卫四公子之前没有过。
        
        之前能让她喜欢的人,都是因为某些事让她觉得感官不错,心里略略有点好感。但是这个卫四公子,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春心萌动?她一直以为自己对于男女之情大概这辈子都不能理解,但是今天竟然这么忽然的遇上了一个心动的男人,这实在让岑兰芷有些无措了。
        
        这么突然的,什么准备都没有,没有来由的看上了一个完全不了解的男人,感觉这回事当真不可思议。
        
        岑兰芷把自己的伪装忘了个干净,就像是小时候琼枝还没有来到她身边,告诉她什么行为是对的什么行为是让人不喜的,她只是依靠着自己的想法和感觉,毫不掩饰的频频打量卫谨之。
        
        她试图找出他让她觉得心动的地方,但是看了好一阵,她最后不得不承认,她好像越看就对这个男人越喜欢,都有些忍不住想把他带回去。他们统共三句话都没有说,这可难办了。
        
        对于她的失礼,卫谨之什么都没说,她看他,他就看着面前的广玉兰,两个人都不说话。
        
        忽然的,岑兰芷打破了这寂静,指着那两树广玉兰开口道:“我觉得,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觉得呢?”行动迅速,想做就做,一向是岑兰芷犯病后的习惯。
        
        卫谨之没想过她会忽然说这种话,在他看来她是个聪明而谨慎的女子,无缘无故的,应当不会与他这个摸不清底细的卫家人有过多交集才对。但是现在她的表现,让之前觉得差不多了解她的卫谨之有些看不清。因此他顿了顿才回答道:“我亦如此觉得?!?br>  
        岑兰芷笑了,她左右看看搬了一个石头放在树下,自己踩上去折了一枝开的正好的广玉兰,然后走到卫谨之面前递给他,“送给你?!?br>  
        卫谨之觉得自己又看不懂这个姑娘了,伸手接过这枝花放在怀里。直到她似乎心情很好的离开了,卫谨之还是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她的言行有着什么更加深层的含义?
        
        显然,心思深沉的卫谨之完全没有想到岑兰芷送他花,是最最简单不过的倾慕的意思。岑兰芷送了花之后潇洒的走了,只留下还一心试图联系她的身份找到这个行为背后深意的卫谨之。
        
        之前不见踪影的东风和南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悄地出现了,他们见主子摩挲着那枝广玉兰一脸的沉思,互相看一眼不知为何都有些想笑。跟着公子这么多年,他们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女子就这么大喇喇的送花,而公子竟然还就真的这么毫不迟疑的收下了。
        
        莫不是真的是当局者迷,睿智深沉的公子因为想得太复杂,反而没有发现这最简单的可能?他们躲在一旁可都看见了,五少夫人见到公子之后出神了那么长时间。
        
        “公子,送花的意思,应当是倾慕?!蹦戏缫涣痴钡纳锨扒嵘?。
        
        将这句话翻来覆去的理解了三遍,卫谨之脑袋里难得的卡了一下,愣愣的重复道:“……倾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 日媒:日本争取9月实现日朝首脑会谈 盼解决“绑架问题” 2020-01-09
      • 英达20岁小儿子近照曝光:职业冰球球员 年薪百万 2020-01-09
      • 一二线城市土地出让冰火两重天 2020-01-08
      • 河北省大气环境问题曝光台 2020-01-08
      • 河北唐山:赵滩葡萄好 2020-01-08
      • 吴青峰新歌口碑持续攀升 获赞“这很吴青峰”青峰 新歌 2020-01-08
      •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2020-01-05
      • 李慎明:奋力谱写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壮丽篇章 2020-01-05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连马克思都要重构个人所有制也!你不会自以为比马克思还高明吧? 2019-12-29
      • 图解 前5月空气质量优良132天 重庆空气优良“style”是这样炼成的 2019-12-25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9-12-24
      • 宜昌朝天吼景区举行国际龙舟漂流大赛 2019-12-24
      • 泰国力争今年吸引1000万中国游客 2019-12-24
      • 河北省实施中医药强省建设人才支撑计划 2019-12-18
      • 习近平:脱贫致富从根儿上要把教育抓好 2019-12-18
      • 魔兽世界178 黄金棋牌官方下载 英超积分榜2017一2018 河南22选5胆拖计算表 内蒙古11选5遗漏统计 天津3d时时彩游戏规则 真人龙虎斗游戏机秘籍 百度网球比分直播 海南飞鱼游戏历史开奖记录 江苏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