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错;“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对。 2019-12-14
  • 地球上最后一片净土也沦陷?塑料污染到达南极洲 2019-12-07
  • 临猗县探索“城乡统筹、产业融合”全域旅游路径 2019-12-03
  • 目前的缓和,是美国中期选举特郎普需要外交得分。 2019-12-03
  • 【北京海之沃车型报价】北京海之沃4S店车型价格 2019-12-01
  • 探寻秘境阿勒泰《章棋的视频日志》 2019-11-29
  • 2017安徽省政务微信十强排行榜发布 2019-11-29
  • 河南再建两条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 2019-11-27
  • 击鼓-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11-27
  • 整治凸显民生 采砂更需环保 2019-11-26
  • [微笑]责权利平滑对接…… 2019-11-26
  • 海外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2019-11-11
  • 四川大熊猫宝宝诞生 熊猫基地人气旺 2019-11-11
  • 杭帮菜十年海外行 圈粉异国食客靠匠心 2019-11-08
  • 香醉天山 乌苏佛山国家森林公园美景如画 2019-11-08
  • 文案
    如果你爱上了把你养大的男人,却发现他养大你别有目的,你会怎么办?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扶华,短篇

      总点击数: 37215   总书评数:286 当前被收藏数:560 文章积分:226,543,61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原创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88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香港赛马会必中一波: [十六年]男主是巫师

    作者:扶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六年

        【一】生命女神的祝福
        
        每隔千年,大陆上就会有一位被生命女神祝福的人类诞生。
        然而得到了生命女神祝福的人,私下里又被称作得到了死神之吻的人,因为这些人生下来就注定了,往往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这一切都因为,他们本身就等于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顶级药材。每出现一个,就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抢夺,当作药材活活吃掉。
        西罗城的冬日总是来得很早,城里的人们忙碌的走在大街上,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突然间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喊道:
        “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这声惊呼,人们纷纷抬头,只见寒风依然凛冽,然而这一刹那,整个西罗城都像是被春之女神降临了,原本已经掉光了叶子的树木和枯萎的花朵,都突然恢复了生机。本不该在这个季节盛放的花朵都盛放了,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刻钟。
        西罗城的城主府中,城主抱着刚出生的女儿,忽然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女儿!”
        这个千年里,得到生命女神祝福的人出生了。这个消息使得整个大陆暗潮涌动,许多国家的贵族以及厉害的魔法师巫师们纷纷来到西罗城。
        就如同之前的许多个千年一样,这个新生儿被各个势力抢夺,整个西罗城都沦为了战场。
        抢夺战持续了三个月时,那个被众人抢夺的新生儿突然消失了,没有一个人能寻找到她的踪迹。无功而返的人们离开了西罗城,而此刻的西罗城,已经成为了一座死城。
        
        【二】纱络和笛尔斯
        
        十六年后
        在大陆的最南边,位于两个国家交界的平凡小镇街道上,一个一头金发灰蓝色眼睛的少女像一阵风一样跑过人群。
        街便边有人高喊道:“纱络!”
        少女摆摆手回了个灿烂的微笑,美丽的脸庞上有着明显的激动。带着这种激动,她一口气跑到了小镇最靠近森林的一栋单独的院子。
        “笛尔斯~笛尔斯~”
        “我说过很多次了,要叫我舅舅?!币桓鋈矶脊诤谂劾锏母呤萆碛按臃考淅镒吡顺隼?,几缕银发从兜帽里滑落,宛如流水。他的声音淡淡的,听着有些不近人情。
        纱络却是早就习惯了,依旧兴高采烈的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顺手拉下了他的兜帽,在他不自在的表情里,挽着他的脖子撒娇,“笛尔斯,今晚小镇上有一个舞团要来表演,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
        叫做笛尔斯的男人有一张俊美的脸,狭长的眸子里有着挥之不去的沉郁,皮肤白的几乎透明,衬着那头银发,让他整个人看着都有些像是冷酷的冰雪,他的黑袍给他添了些神秘的气息,表情也十分的淡漠。
        笛尔斯是小镇上仅有的一个巫师,不仅是孩子们害怕他,就连许多大人都对他很是惧怕。只不过他养大的女孩纱络性格开朗,小镇上的人们都很喜爱她。
        笛尔斯的冷脸能吓唬别人,却吓唬不了纱络,纱络整个人都缠在他身上,不停的扭来扭去,“笛尔斯,你陪我去看晚上的表演吧,求求你了!”
        “你可以自己去?!钡讯沟谋砬橛心敲匆凰布浔鹋?,又很快的恢复正常。
        “笛尔斯总是把自己关在家里做药剂,偶尔也要出去透透气才行,你就答应我吧~”纱络眉眼有些狡黠,忽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笛尔斯面色一僵沉下脸来,“我说过,你已经长大了,不能随便亲我?!?br>  “是是是,我错了,陪我去?”
        “……嗯?!钡讯褂淘チ艘幌?,还是答应了。
        他总是这样,面对纱络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就妥协了。
        这天晚上,纱络拉着笛尔斯出了门。他就算出门也依旧是那么一身宽大的黑袍,路边有人本来想上来和纱络打招呼,见到他都不敢出声了。
        那个舞团表演并不好看,只是小镇上难得会热闹一番,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纱络拉着笛尔斯走来走去,好像有用不完的劲,吱吱喳喳的和他说话,手舞足蹈的样子映着街边的灯,格外生动。
        笛尔斯藏在黑袍下的眼睛盯着她,有些说不清的情愫在流动,转眼间又全部敛了起来。
        热闹到半夜,笛尔斯回了家,纱络却偷偷跑到了旅行舞团的帐篷里。
        “嘿,桑亚,你有没有看清楚?”
        帐篷里坐着个亚麻色短发的青年,对着纱络点了点头,“看清楚了,血缘魔法表示你们并不是血缘亲人?!彼低暧行┖闷娴奈剩骸澳阒拔裁椿峄骋赡歉鋈瞬皇悄愕木司??”
        纱络得到了他的回答,整个人都兴奋极了,她欢呼一声说:“我只是想试试,我希望他不是我的舅舅,因为我爱他!”
        “可是我没想到,竟然真的没有血缘关系,这简直太好了!”
        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桑亚脸上温和的笑容僵住了。
        
        【三】靠近和后退
        
        笛尔斯有些疲惫的躺在床上,轻轻咳嗽了两声,剥削的嘴唇没有一丝颜色。这么些年下来,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这些日子越来越容易感到疲惫。
        看来那件事,要尽快进行了。
        他想着,睫毛颤了颤,淡漠的表情被满脸的复杂所取代。
        这时候,他的房门啪的被推开,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笛尔斯的手指动了动,并没有被这个动静给吓到,他已经习惯了纱络这种行为,躺在床上动也没动,只张了张嘴想要告诫她不要总这么毛毛躁躁。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感觉一个柔软的身体覆了上来,随即是有些颤抖的唇吻上了他的。笛尔斯的脑袋里轰的混乱了,纱络在干什么?她在亲吻他?
        笛尔斯反应过来后,睁开眼睛微微用力推开了纱络,坐起来表情晦涩的盯着她,“你在干什么?”
        纱络的脸颊红红的,灰蓝的眼睛似乎在发着光,她的胸脯起伏,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和笑意,高兴至极的样子。她吸了一口气,直视笛尔斯的眼睛,缓缓说:“笛尔斯,我已经知道了?!?br>  “知道了什么?”笛尔斯的语气很冷静,但是他的心却不如表情和语气那么冷静。
        “知道你不是我的亲舅舅,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笛尔斯提着的那口气慢慢松了,她不是知道了那件事,这样就好。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谎言被揭穿,依然平淡的问:“那又怎么样?”
        纱络灼灼的看着他,语气郑重,“听着,笛尔斯,我要告诉你,我爱你!我已经爱了你很久了,我无法忍受你只是我的舅舅,我要和你在一起!”
        房间里骤然安静下来,笛尔斯的表情并不如纱络想象中的平静不在意或是愤怒不接受,而是一种宛如暴风雨来临前夕的窒闷,他忽然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见了魔法师?”
        纱络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今晚的舞团里有个随行的魔法师,我从书上知道魔法师有一种能辨别血缘关系的血缘魔法,就带着你去,是那个魔法师告诉我的……”
        “我记得我告诫过你,不能接触任何魔法师?!钡讯勾蚨狭怂?。
        纱络发现笛尔斯此时的表情异常的难看,她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心里一下子有些担心起来,犹豫的说:“我、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的关系,我想爱你,笛尔斯?!?br>  “够了?!钡讯够羧徽酒鹄?,语气冷硬:“不许再见那个魔法师,还有从明天起,你每天喝的药剂变成双份,最近都不许出门?!?br>  他说完并没有停留,匆匆走出去甩上了房门,随着他走动鼓起的黑袍像是波浪,几个起伏消失在了纱络的眼前。
        笛尔斯来到了熬制药剂的地下室里,脊背僵硬的站了一会儿,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古旧厚重的书在他面前摊开,隐约能看到几个字,是关于‘得到生命女神的祝福的人,心脏入药能治愈一切疾病’的内容。
        “没有时间了,要尽快才行?!钡讯灌?,无神的看着虚空,突然又用力的咳嗽起来,动静大的像是要把内脏咳出来,很快地下室就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四】分离和真相
        
        “我要去找几种制作药剂的花,你待在家里,不能出门,记住,任何人叫你都不能出门?!钡讯挂荒昀镆膊怀黾复蚊?,有需要出门的一定就是因为要去寻找某些东西做药剂。
        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熬制药剂,纱络每天喝的药剂就是他亲手熬制的。纱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天都要喝那种药剂,但是她想笛尔斯不会害她,就乖乖的每天都按时喝。
        昨天他们之间闹得不愉快,纱络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他那么生气了。
        看到笛尔斯冷冷的说完就要走,纱络伸手拉住了他的黑袍一角,垂着头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小声说:“笛尔斯,你还在生我的气吗?!?br>  笛尔斯看到她灿烂的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充满了鲜活的生命力,心头一下子软了下来。
        他想起她还很小的时候,每次犯了错都会这么牵着他的袍子,小声问他是不是还在生气,每次看到她这个模样,就算是天大的气他也散个干干净净。
        他亲眼看着她从还不会说话的小婴儿变成现在这个美丽的少女,已经是十六年了。
        笛尔斯有些恍惚,伸手想要摸摸她的脑袋,又无力的垂了下去,最后只是沉默的拉回了自己的袍子转身离开。
        笛尔斯走后,纱络并没有继续消沉,昨晚她是挺难过,但是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她已经完全恢复了。
        现在不接受她没关系,她还有那么多时间能慢慢的磨,笛尔斯嘴硬心软面冷心热,每次不都是这样被她磨得受不了就会如她所愿吗,这次当然也是这样。
        “哼,笛尔斯,你跑不了的?!鄙绰绨浩鹉源?,露出个期待的笑容。想到笛尔斯刚才那拿起来又掩饰性放下的手,感到更高兴了,装可怜果然最有用。
        等他回来,她再努力一把,说不定他就答应她了。纱络能感觉的到,笛尔斯也是爱着自己的。
        可是,一连两天笛尔斯都没有回来,第三天,有人在窗户外面喊纱络的名字。纱络打开窗子就看到了桑亚,那个跟着舞团来到小镇的魔法师。
        纱络想起笛尔斯严厉的告诫,犹豫着是不是要理会他,笛尔斯要是真的发起怒来也是很难哄的。
        “纱络,你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吗?”
        听到桑切这突然的话,纱络并没有激动,而是很平静的摇摇头,“我是被笛尔斯养大的孤儿,并没有其他的什么身份?!?br>  “我不想看着你被欺骗,最后还要被人杀死,所以考虑了两天还是选择来告诉你?!鄙Q鞘歉鑫潞偷那嗄?,说话的神态也很认真,他看到了纱络的疑惑,表情凝重了一些,“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十六年前消失的那个西罗城城主的女儿?!?br>  纱络看过很多书,关于十六年前的西罗城,那个被生命女神祝福的女婴她是知道的,她还曾经同情过那个不知道被谁当做救命药吃掉了的孩子,她完全没想过自己会是那个孩子。
        她第一反应就是摇头,“你骗人?!?br>  桑亚怜悯的看她,“只要是魔法师都能感觉得到你身上的气息,但是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发觉,应该是你喝过什么掩饰身份的药剂,但是后来你在我面前划伤了一次手,我闻到了你血液里的生命之源的味道,后来你又把你的舅舅带到那里被我看了,我才肯定的?!?br>  “你的舅舅,是个很厉害的巫师。巫师最擅长的就是制作药剂,而你就是最有用的药?!?br>  为什么笛尔斯从小就不让她靠近魔法师,为什么她每天都要喝那种药剂,似乎都有了答案。是因为害怕她的身份被人发现。
        
        【五】诅咒和牺牲
        
        纱络在房间里独自坐到了天色黑沉。
        她还在回想桑亚说的话,他说十六岁成年后的第三个月取走她的心脏是药效最好的,而还有两天,就是她十六岁生日过三个月。
        桑亚还说,笛尔斯可能是古老巫师家族萨尔家族的后裔,因为只有那个家族的巫师才有银发银眼。
        这个萨尔家族是被诅咒过的家族,后人都会患一种奇怪的衰竭病,最大都活不过三十五岁,听说用她的心脏加见月草能治疗这种病。
        纱络想起来,笛尔斯临走前,说过他去找的有一种见月草。
        而他的身体这几年似乎是不怎么好,她经常能听见他压抑的咳嗽。他以为瞒的很好,可是她早就发现了。她发现了他的病,所以才会这么着急着想和他在一起,因为她并不想让两人都留下遗憾。
        纱络不想相信笛尔斯把她养大就是为了杀她做药,但是似乎事实已经摆在了她的面前,容不得她不信。
        “知道那个人真实的想法,你还要在这里等死吗?跟我走吧纱络,我会给你幸福?!?br>  “不,我会等他回来?!?br>  纱络站起来,点着油灯,提着往地下室走去。笛尔斯没有上锁,门轻轻一推就推开了,她很久没来过这里,记得小时候还经常缠着笛尔斯在这里玩,后来慢慢长大后就更喜欢在外面疯跑,就只有笛尔斯一个人还在这里,不见天日日复一日的熬制药剂。
        她不知道他一遍遍熬制试验的是什么药剂,只偶尔看到他疲倦复杂的神色,夹杂了太多她看不懂的情绪。
        书桌上摊着一本书,纱络走过去,看到了关于‘生命女神祝福之子’的相关记录。是的,她小时候也??醇讯苟⒆耪庖灰晨春芫?,那时候不明白,现在明白了。
        纱络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人剖开了,有凉凉的风从里面穿过去,空荡荡的。
        笛尔斯养大她是为了给自己做药,可是知道了这一点之后,她却一点都不想逃开,只是觉得,如果自己的心脏真的能救他的话,只要他说了,她就一定会答应他的。
        因为她悄悄喜欢了他那么久,即使他的年纪几乎是她的两倍,即使他显得阴沉冷漠不合群,那都是她最爱的人。
        爱是能让最骄傲的人变得卑微如同尘埃的东西。
        “你怎么在这里?!?br>  纱络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手里的油灯都熄灭了,身后突然传来熟悉清冷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纱络才发觉自己哭了,原来就算再心甘情愿,她还是感觉那么难过。
        “笛尔斯……我是‘被生命女神祝?!娜寺??”
        听到纱络带着哭音的话,笛尔斯僵在原地,表情像是被人打了一拳,狼狈又痛苦。只是他的脸被漆黑的兜帽遮了大半,怎么都看不清。
        “是?!毙砭?,笛尔斯听到自己这么回答。
        “那,你需要我的心脏治病吗?”
        “……是?!?br>  “好,我给你?!鄙绰缣植粮闪肆成系睦?,神情坚毅的看着他说:“但是在那之前,笛尔斯,我要成为你的女人?!?br>  “不行?!钡讯购敛挥淘サ木芫?,转过头不想再说,声音黯哑,“还有两天,你就待在房间里,什么都不需要做?!?br>  “只是一次而已,为什么不能完成我的心愿?!?br>  笛尔斯恍若未闻,加快步子离开她的视线,靠在墙上滑坐在地。他拉开自己的衣襟,那里有个长长的伤口。
        他这样的身体状况,确实挺不了多久了。
        
        【六】死神的亲吻
        
        纱络是怀着一种献祭般的心情躺在床上陷入沉睡的,她很平静的等待着来自心爱之人加诸于她的死亡。
        笛尔斯给她喝了沉睡药剂,这一天她都不会醒来。他坐在床边,伸出白的透明的手,虚虚的临摹她脸上的轮廓,一遍又一遍。
        然后他收回手,坐在桌边写一封信。
        ——你醒来后我已经离开了这里,不用寻找我,我不愿意再见你?;褂?,你并不是‘被生命女神祝福的人’,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简简单单的信,句句都是谎话。
        将信摆在书桌上,他没有再看纱络,而是一路去了地下室里开始熬制一种药剂。他研究了好几年,才终于研制出了这种能消除纱络身体里生命之源,让她变成普通人的药剂。
        这种药剂需要很多珍贵的药草,还有他身为萨尔家族最后一个后裔的血肉来熬制。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等熬制完这个药剂,恐怕就提前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但是没关系,纱络以后能普普通通的生活着,他就放心了。
        夕阳向下沉去,笛尔斯摇摇晃晃的从地下室走出来,将淡红色的药剂喂给了昏睡中的纱络。
        生命之源从她的身体里分离,散逸在空气中。
        他还是成功了,笛尔斯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俯下身在纱络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你还这么年轻,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尝试,十六年,和你今后那么多年的时间比起来算什么呢?!?br>  声音飘渺,余音散去,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笛尔斯的身影。
        穿着黑袍的男人一身血腥气,朝着森林深处走去,脚步踉跄,表情却是说不出的放松。
        在如血的残阳里,笛尔斯忽然想起了十六年前的那一日。
        他在西罗城里偷走了那个父母双亡人人抢夺的小婴儿,最开始确实是将她当做治病的药材。
        他是被诅咒的萨尔族最后一个后裔,他渴望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想要活的更久一些,所以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抢到了她。
        什么时候把她做成药吃下去呢?就在他拿着刀想要动手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婴儿的眼睛很干净,仿佛能映照出世间最丑恶的东西,在那双剔透的眼睛注视下,他放下了刀,决定等到她长大些。
        只是因为等她长大了药效会更好,笛尔斯这样说服了自己。
        她长大了一些,学会了说话,抓着他的黑袍咿咿呀呀,笑的比太阳还要灿烂。他捏紧手里的刀,又颓废的放下,叹口气将她抱起来,看着她抓住自己银色的头发送到嘴里咬。
        后来,她变成了个小姑娘,他给她取了个名字叫纱络,纱络是一种很漂亮的花,在西罗城里他第一次看到那种花。他告诉她,他是她的舅舅,开始教她识字念书。
        他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她养成了个少女,只是察觉她爱恋的目光时,他才陡然发现,原来,那个在他怀里的小婴儿已经长大了??斓乃姑焕吹眉笆帐白约褐鸾ヂ拥母星?,她就已经敢大声的说爱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遗忘了自己的初衷,再没想过用她做药,每天苦恼着的,变成了怎么才能让她听话一些不那么吵闹,怎么压抑自己不应该出现的感情。
        他的愿望变成了,希望她能摆脱那个身份,变成普通的女孩子过普通的生活,然后长命百岁,和一个同样开朗年纪相仿的男人一起幸福生活到头发花白。
        这样就好了。
        他的前十六年,活在死亡的阴影下,拼命的成为了厉害的巫师,可是他并不觉得幸福。他的后十六年,生命里出现了纱络,才真正的感觉到了自己还‘活着’。
        或许从那个孱弱的小女婴在他怀里睁开眼睛起,她就成了他短暂生命的延续,她活着就如同他也活着。
        笛尔斯脸上带着恍惚的笑,倒在了森林深处,微风扬起了他变得暗淡的银发,他在这里悄无声息,简简单单的迎来了死亡。
        纱络醒来时是第二日的中午,阳光透过窗户映在她身上,温暖又安静。
        “笛尔斯,你在哪?你没杀我,是不是改变主意了,你也爱我的对不对,不忍心杀我对不对?”纱络光着脚跳起来,在屋子里里外外到处寻找那个人,只是怎么都找不到他,只有她一个人。
        她看到了桌上的信,眼泪砸在信纸上。
        “笛尔斯,你在哪?”
        无人回答。
        ……
        后来的很多年,她无数次喊起这个名字,再没人回答她。
        无名森林里的那具白骨,纱络终其一生都没能找到。
        
        【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人类要互相伤害?——黑化的作者是笑着说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 “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错;“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对。 2019-12-14
      • 地球上最后一片净土也沦陷?塑料污染到达南极洲 2019-12-07
      • 临猗县探索“城乡统筹、产业融合”全域旅游路径 2019-12-03
      • 目前的缓和,是美国中期选举特郎普需要外交得分。 2019-12-03
      • 【北京海之沃车型报价】北京海之沃4S店车型价格 2019-12-01
      • 探寻秘境阿勒泰《章棋的视频日志》 2019-11-29
      • 2017安徽省政务微信十强排行榜发布 2019-11-29
      • 河南再建两条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 2019-11-27
      • 击鼓-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11-27
      • 整治凸显民生 采砂更需环保 2019-11-26
      • [微笑]责权利平滑对接…… 2019-11-26
      • 海外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2019-11-11
      • 四川大熊猫宝宝诞生 熊猫基地人气旺 2019-11-11
      • 杭帮菜十年海外行 圈粉异国食客靠匠心 2019-11-08
      • 香醉天山 乌苏佛山国家森林公园美景如画 2019-11-08
      •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体彩e球彩进球数规则 云南11选5任选五遗漏 网络百人牛牛规律 山东体彩官网软件下载 王者捕鱼怎样才能赢钱 甘肃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福彩3D 下载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彩官网